9118彩票
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工作之窗 » 以案釋紀 »

淚灑黃昏,何處夕陽紅—福建省將樂縣衛生局原局長曹曉青貪汙受賄案剖析

发表日期:2014-12-02 09:19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被阅读[]次
     光环褪色 身陷泥沼
  
  1979年,20出頭的曹曉青從三明衛校畢業後分配到福建省將樂縣衛生局工作。剛參加工作,曹曉青吃苦耐勞,總能盡職盡責完成工作任務。憑著用辛勤耕耘換來的出色工作業績,她多次獲得領導和同志們的肯定。參加工作沒多久,曹曉青就被提拔爲縣衛生局辦公室主任。1988年,她被任命爲縣衛生局副局長。1999年,她被任命爲縣衛生局局長,在這個崗位上一幹就是10年。
  
  在小小的將樂縣裏,女幹部不多,女局長更不多,曹曉青就頂著這樣一道“光環”。然而,“光環”照射下,曹曉青心態逐漸浮躁起來,價值觀開始扭曲,權力觀也開始異化。
  
  2004年下半年的一天,该县卫生系统一名护士想要借调到城关区工作,找到曹晓青帮忙,并送给其现金1000元。举手之劳便 得好处,花别人的钱供自己享乐,曹晓青第一次尝到了甜头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  
  曹曉青變了,她羨慕起別人物質豐足的享受。“自己辛辛苦苦一輩子,現在年紀大了,錢財不多,局長也當不了多久,何不爲子女多留一點呢?”曹曉青“想開”了。
  
  曹曉青膽子大了起來,對待送禮送錢求她辦事的人不再一味拒絕,甚至有時會一語雙關地“點撥”他們。很快,診所審批、衛生系統工程建設等項目,都被曹曉青當成是“生財之道”。
  
  據調查核實,2004年至2010年,曹曉青利用職務便利,收受門診承包人薛某某、衛生系統工程承建人沙某某、衛生系統相關工作人員所送錢物共計6萬余元。
  
  案發後,曹曉青在悔過書中寫道:“別人有困難找來,在我職權範圍內的事情我就盡量去幫忙,也總認爲他們送點錢給我也是應該的。沒想到,這會讓我鑄成大錯。”
  
  私欲作祟 变法敛财
  
  “馬上就要退休了,我就想著退休前變著法可以再拿點。”在接受組織調查時,曹曉青這樣說。
  
  在2006年9月至2007年8月期間,曹曉青夥同將樂縣衛生局副局長劉聯求等人利用職務便利,通過收入不入賬的方式,將收取該縣醫學會華山牙科診所等5個醫療機構管理費共計8萬余元進行私分,其中,曹曉青分得8070元。
  
  與下屬串通隱瞞應收賬目、私分管理費,成爲曹曉青主要的貪汙手段。她沾沾自喜,屢試不爽。
  
  2010年,曹曉青退休了,但她撈錢的觸角並未“馬放南山”,而她的繼任者對前任局長也“照顧有加”。
  
  “沒想到我這個局長在退下來以後還能如此被‘照顧’,以前私分的管理費照樣還有我一份,我也沒拒絕,反正不拿也是他們分了。”曹曉青說。
  
  2011年下半年,因將樂縣醫院龍池社區衛生服務站經營狀況不佳,縣衛生局將該服務站轉讓給私人經營,但該服務站原有的會計賬戶並沒有就此銷戶,縣醫保中心仍陸續將醫保報銷的藥款撥付到該賬戶上,使得該賬戶常有結余。
  
  發財的機會又來了。曹曉青、劉聯求、張伯乾、張小敏、李藝芹等人並沒有將該服務站賬戶余款情況向上級彙報,而是想方設法地隱瞞該筆公款的存在。
  
  2012年1月至2013年春節前,曹曉青夥同劉聯求、張伯乾、張小敏、李藝芹等人通過以虛開餐飲、辦公用品等發票沖賬的方式,套取該服務站賬戶余款86763.9元進行私分。
  
  法网难逃 众人皆悔
  
  2013年4月,因受舉報,將樂縣衛生局醫政股股長張伯乾被縣紀委、監察局約談。張伯乾很快招認了。“私分管理費一事,當初認爲是領導的決定,且又有領導參與,另外我當時還‘咨詢’一位老同志,他告訴我有問題也是領導的責任,下屬犯事最多也就是退款。現在想想,真是無知啊!”張伯乾雙手抱頭,懊悔地俯下了身。
  
  本以爲鐵板一塊的“攻守同盟”就這樣土崩瓦解,這讓縣衛生局一些人提心吊膽、惶惶不安。
  
  聽到風聲的曹曉青不僅沒有意識到自己面臨的處境,還天真地以爲不會牽涉到自己,認爲自己這麽多年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如果有問題領導也會袒護自己。
  
  曹晓青没想到“船”沉得如此之快。随着查案力度的不断加大,仅隔一天,县卫生局原副局长刘联求投案自首,并主动退出赃款。“对所犯罪行,我愿意接受组织和司法机关对本人的处罚。同时,我也恳请组织和司法机关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,能再关心我、挽救我。” 刘联求不想随着“大船”一起沉没。
  
  當聽到昔日幾名同事先後被約談並主動開始交代問題,曹曉青內心受到很大觸動,她開始害怕。想到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,曹曉青感覺懸在頭頂的利劍冰冷刺骨。但是,她仍心存僥幸。
  
  2013年5月,根據多方彙集的線索,在掌握切實證據之後,辦案人員約談曹曉青。在證據面前,曹曉青如實交代了自己多年來的違紀違法問題。
  
  “我曾經是一名公職人員,卻沒有當好人民的公仆,表裏不一,做了不該做的事,收了不該收的錢,我真的後悔了。”曹曉青在交代完問題後含淚說道。
  
  紙終究包不住火,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。利用職權“伸手”求財的冒險充滿刺激,甚至有時會很享受,但終要爲此付出沈重代價。

鏈接@編後:

  “保初節易,保晚節難”。一個人一時一事謹慎並不難,難的是始終保持清正廉潔的作風。曹曉青在工作生涯前期表現盡職盡責,非常優秀,但就在她臨近退休的5年當中,她沒能保住“晚節”,最終沒能擺脫“59歲現象”這個腐敗怪圈。
  
  爲什麽“59歲現象”屢有發生?爲什麽到了臨退時這些官員會來“最後的瘋狂”?究其原因,一是有些人認爲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,工作一輩子,年紀大了卻職務不高、錢財不多,便想爲自己留條後路,爲子女留點財富;二是一些人居功自傲,自以爲對黨和人民貢獻很大,對比自己的所得,內心失落、心態失衡,于是産生了“找補償”的錯誤心理。
  
  “一日得失看黃昏,一生成敗看晚節”。此案例警示我們,無論何時何地,各級領導幹部必須更加自覺地加強思想教育,做到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,自省、自警、自勵、自律。同時,組織上應該有效加強對即將退休領導幹部的監管,尤其要對一把手和管錢、管人的領導幹部加強監管,把權力“關進籠子裏”、“曬在陽光下”,及時開展認真的批評與自我批評,努力把問題解決在萌芽狀態,防止其“晚節不保”。

上一篇:徐某行爲是否構成受賄既遂 下一篇:小吏耍大权 贪欲终焚身 —福建省浦城县城管…